行业资讯

成都呼叫中心网获悉IPTV用户规模破了3亿大关

2020-06-01 10:34:11 成都呼叫中心系统 www.028.hk 1691

北京联通IPTV上线CCTV3/5/6/8频道

突然作起此篇,也并非是DVBCN笔者空穴来风。近日,偶然得知,又有一地区运营商的IPTV端获准上线了CCTV3、5、6、8频道。

成都呼叫中心系统网DVBCN了解到,今年5月中旬时,北京地区中国联通用户已经可以在IPTV端收看CCTV3、5、6、8频道。在费用上,按照每月13元计费(一台机顶盒);而北京歌华有线则按照每户每月18元计费(每户可拥有三台机顶盒)。以上费用应不包含与CP方合作的视频点播等额外服务项目。

“三网融合”事未竟,广电与通信行业在交合业务中拼武了数十年,从单向到双向传输,传统广电依然还是处于网络竞品层较为劣势的一方。

作为IPTV整个体系的参与方,造就了广电新媒体与三家运营商的合作局面,31家省级(直辖市等)行政单位作为IPTV二级播控平台,在爱上电视传媒的一级播控平台引领下,与三家企业长期形成了内容与管道传输的良性合作。

《晋书·谢安传》有佳事言:“安常棋劣于玄,是日玄惧,便为敌手而又不胜。”我国广播电视行业历经发展,原本有线电视依靠广覆盖用以维系党政专网的特殊作用,数字化的转换提升下,有线电视数字化原有用户也突破了2亿户。

然而,广电网络人尚未起兴几年,运营商IPTV在“放养”之下,逐渐成为了可谓是最大的直接业务竞争者。“有时逢敌手,对局到深更。”在传统广电的逐渐颓败下,IPTV的规模同步崛起,其转正化步伐目前来看已经无法阻拦了。

作为四级办的传统体系,广电注定要担负起党政传播专网的使命,因此央视及省级头部频道必须成为免费电视资源。当然,卫视内容版权方面情况特别复杂,不一定能笼统视为任何传输渠道均能任意使用卫视的节目源。

而CCTV3、5、6、8频道历来被称为是“央视四大精品频道”,广电网络凭借与央视的合作,一直试图全力把控,不愿意将最后的TV业务底线为运营商共同所有。

广电网络TV业务“守城战”失败

成都短信群发平台进一步闲聊起广电新媒体、广电网络与运营商甚至加上电视台的关系,颇具一股“家庭伦理剧”的感觉。

广电新媒体公司一般作为属地IPTV运营公司,它们主要由电视台成立,部分地区没另设公司,直接由电视台设置专门的业务部门运营,因此它们像是电视台的后子。长子便是当初“台网分离”后,专门负责广电网络运营的各网络公司。

在业务层面上,广电新媒体包揽网络电视业务注定要与三家运营商企业协作,为其IPTV管道传输提供TV内容,而这便直接与先行“分家”的老大各广电网络公司们形成了竞争关系。

如今,由于IPTV已经确立了一级播控与二级播控的体系,在实际层面上虽说各家并非是全部获得了总局核发的播控牌照,但运营主体们在电视台的支持下具备一定的主体权益。

随着更多的地区运营商企业正在获得央视四大精品频道的合法传输资质,基本上可以认为广电网络长期来的“围剿”IPTV违规传输策略宣告失败,尽管IPTV曾遭遇总局1号令的束缚。

IPTV用户规模破了3亿大关

2019年,就广电十余家上市企业公开的数据来看,整体上还是处于营收与利润下降,有线电视用户数下滑的趋向,在广电未真正找到新业务支撑的情况下,基本上这些走向还会继续延续。

由于广电总局先前已经确定了,广播电视行业的统计公报将由政府部门发出,但至今还未对外公布上年的公报,据格兰研究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我国有线电视用户总数为2.06亿户,季度减少了310.4万户;有线数字用户净减202万户,总数为1.90亿户,有线数字电视缴费用户为1.42亿户,净减196.2万户;而此前还让广电较为舒心的广电宽带用户也首次现逆增长,本季度广电宽带用户总量为4186.9万户,季度净减少57.7万户。

在运营商企业依靠“宽带中国”等政策及亲民化的电信服务价格优势下,IPTV开启了“放养模式”,很快储量用户达到了亿级。部分地方违规放开了管道传输限制,因此将CCTV3/5/6/8受限的频道开放给了IPTV用户,造成了彼此之间的业务矛盾,进而走向了法庭。

如几年前,某运营商与某广电新媒体(二级播控平台)就曾经被庭审判赔9千余万元予某地方广电网络运营商。

特别是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夕,多地方的用户发现自家的IPTV突然无法接受到CCTV3/5/6/8频道,频频成为媒体热点。

相比之下,IPTV的用户规模却持续在保持较高增长,持续突破瓶颈。据工信部公示的数据显示,至今年4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IPTV总用户数达3亿户,同比增长8.8%。

宽带降费、营销压缩,DVB获得喘息机会?

先前,国家频频督促运营商企业推进“提速降费”、携号转网等执行力度。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未提到“携号转网”相关内容,也未提移动流量等降费举措,但要求在2020年对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

众所周知,运营商在这些年的发展中,依靠着捆绑营销手段,将移动电话、有线宽带与IPTV频频绑在了一起。特别是为培育增值业务增长空间,地方运营商多采取了免费赠送IPTV的方式进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虽说IPTV已经成为有线电视的最大同品竞争方,但颇为有趣的是,IPTV从开启到如今,总体上走的还是有线电视(包括数字化改造)的老路子,因为它们目前也是依然靠着机顶盒的形式为用户提供服务。

这么长久以来,机顶盒几乎已成为了“路径依赖”,广电业内常常有声音提出破除机顶盒、智能卡的束缚,打通新的链路体系,创新形式,争取走向全新的“智慧广电”的大路上。

那么未来,IPTV广布用户存量过后,在5G无线网络时代下,下一步又会走向哪里呢?这个问题暂且作为留白。

随着“宽带中国”的战略支持,居民的数字化、互联网需求直线上升,我国网民规模不断扩大,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97亿,手机上网率达99.3%,使用电视上网比例为32.0%。未来,居民对网络化的需求仍会巨量提升。

随着IPTV的迅猛发展,广电总局等主管部门正在加大对其监管力度,2019年3月27日,随着“全国IPTV建设管理工作会议”的召开,正式启动全国范围内的IPTV大审查行动,持续到今天,各地仍在加大举措推动IPTV公共服务标准化、均等化、高效化的实现,也证明了其在广播电视发展中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广电总局在推动IPTV的全面转正,特别是在公共服务体系的建立、统一监管平台的接入等事项中均已有体现。

目前,在月付费用上,有线电视的资费还是高于IPTV的,如果不谈各自的SP/CP额外服务,以TV业务线,加之同宽带性比价的对等考虑下,广电真的寻获了“一丝”生机吗?

2019年运营商对IPTV的服务做了些调整,很多地区已不再是免费提供服务,部分广电网络公司也在2019年业绩报告中指明了相关事项及影响。

成都外呼系统据DVBCN了解到,运营商未来将执行压降销售费用等举措,其中涉及到了如取消手机、宽带光猫、机顶盒、泛终端等补贴,禁止为“携号转网”业务支付渠道酬金等相关措施。


首页
服务
新闻
联系